详细页面

铁轨伸向远方

发布时间:2019-11-04 作者:张玉凤 来源: 字号:

铁轨伸向远方,带着我们的理想

铁轨伸向远方,带着父辈的希望

在无限延伸的铁轨上行驶的机车奏响了一支难忘的歌,歌中有我父亲的重托、歌中有我父亲奋斗的生命轨迹,那是老一代铁路人不朽的奉献之歌。

那是一支难忘的歌、那是一支时代的颂歌、那是无法忘怀的生命赞歌。

作为一名铁路人,作为在铁路部门工作到退休的铁路人,自然对于铁路有着深深的情感,对于祖国七十年日新月异变化的今天,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讲讲铁路人的平凡而卓越的人生、普通而又闪光的生命是与祖国紧紧相连的。

辞海对于铁路的解释:使用机车牵引了车辆组成列车(或以自身动力装置的车辆)循规行驶的交通线路。标准铁轨是相对于米轨和宽轨而言。

铁路是供火车等交通工具行驶的轨道线路,为保障列车的行驶,需要多个部门的配合,就牵扯到(仅举几个部门):

车辆段:铁路列车的车辆设备维修管理部门

列车段:铁路列车行驶中的车体和乘务人员

工务段:铁路线路、铁轨的铺设单位,日常负责对铁路线路的维修、改造。

为这些部门提供产品的单位:如信号工厂、桥梁厂等

我的父亲就是一名维修、改造铁路线路的老铁路人,几十年风雨无阻巡逻在他的防区,像一名忠诚的卫士守卫那几十条长长的铁轨,在无限延伸的铁轨上奏出生命的绝唱。

我的父亲是一名老铁路工人,他工作的单位工务段是铁路部门最艰苦的单位没有之一。

解放初期的那个年代,铁路管理半军事化。铁轨的维修、检查都是很艰苦的,无论倾盆的狂风暴雨,漫天飞舞着鹅毛大雪、还是烈日炎炎焦烤着大地,父亲和他的工友们,扛着洋镐、拿着铁锹、冬天一双大头鞋,棉大衣;夏天一顶草帽,巡查每一段铁轨,每一条枕木、每一块石子。父亲就在这个部门工作了一生,虽然工作经常调动,常常是在新的地方工作不久,就又被调到更艰苦的、偏远的山乡,可始终没有离开铁轨,虽然职务一直在提升,他始终牵挂着铁轨,一辈子在铁轨线路上行走,汗水洒满铁轨,他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在铁轨的每一块石子上,每一条枕木里;那一条枕木是他亲手换上的?,那一段路基石是他填补的?他日夜陪伴在铁轨旁,像一个医术精湛的医生给铁轨治疗伤病、为铁轨保驾护航。

49年啦,父亲离开我们的日子。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那时的铁轨比较老旧,那时的维修工具也很落后,父亲被调到这个很偏远的工区当一把手,艰苦自不必说,仅仅吃饭就是问题,工人们都是本地人,父亲要自己烧饭,他那里会做这些事情呢?母亲为照顾我们在县城上学,真是苦了父亲,但赤子之心如此执着,那年冬天,父亲带病到铁轨旁查看线路,倒在铺满厚厚的冰雪的铁轨旁再没有醒来,那年父亲56岁。父亲用生命谱写了一首悲壮的歌,我用笔写下了对父亲的赞歌《铁轨伸向远方》发表在北京晚报上。列车依然在铁轨上滚动着车轮发出隆隆的声响、机车头依然喷吐着浓浓的白烟缓缓地驶离我们的视线,但那轰鸣的乐章和那升腾的白雾是我童年多么美好的记忆和难忘的岁月呀。

50多年前的春天,一个快乐、幽默、俊朗的在铁路车辆段工作的东北小伙子成为了我的姐夫,那时姐姐是客车的列车员,姐夫是车辆段的检车员,在行驶的客车上,姐夫穿着工作服,手拿一个小锤子,在列车停靠的每一站,都要下车巡视,看看、敲敲车体,给载满旅客的列车保驾护航。姐姐、姐夫相识与铁路,为铁路忙碌,即为了生活,这也是他们的职责。幸福的时光总是很快,在一次段里对车辆维修时,发生了意外,姐夫倒在了他热爱的、并为之付出生命的车辆旁,在段里检修车辆时被两节车厢自动滑行挤伤去世,那时姐夫的大儿子刚刚上初中,小儿子也才上小学,姐夫丢下二个儿子和在列车段工作的妻子永远的离去了。

我的姐姐在列车段工作,每日跑车在家乡的那几个铁轨的线路上,姐夫去世,姐姐悲痛万分,也想随姐夫一起去了之,可二个儿子怎么办?生活还的继续下去。姐姐坚强地继续工作在列车上,姐姐一个人用汗水和心血把二个儿子培养成为铁路人。大儿子继承父业在他父亲生前的车辆段工作,每日也像他的父亲一样身穿工作服,手拿一把小锤,在列车停靠的每个站台,他都要下车,敲敲、看看车体,给行驶的载满乘客的列车护航。小儿子和他的妻子都在他母亲的单位工作,从最基层的列车员做起、票务员、到列车长。列车见证了一代代铁路人的成长、奉献、牺牲的精神。

我父亲去世时,我还在农村当知青,那时,我就想今后一定要做一名铁路人。冥冥之中,命运安排,返城后,我真的成为一名铁路职工。在铁道部通号公司北京铁路信号工厂做管理工作,单位是为机车制造眼睛——信号,信号照亮了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每天要乘坐火车才能到达的地方。每天追赶太阳般的追赶我要乘坐的火车,一天天、一年年 ,列车在铁轨上奏起永恒的乐章,那是青春的歌、那是铁轨的歌、那是我们生命的乐章。

每当我坐上火车,心中就无限的感慨。铁路是祖国的大动脉,经济的飞跃发展,铁路的重要可见一斑。列车行驶在铁轨上,需要开车的司机、列车员、铁轨的维修工、站台的指挥人员、机车行驶的信号;还有那些幕后的大量的工作人员、、、、

解放初期,那时的列车是很慢的,曾几何时动车、高铁、特快形成了祖国的大动脉主力、替代了蒸汽机车。去年5月我从宁波回北京高乘铁7个小时就到了,真是神速。

一个明媚的日子,我曾到一个孩子工作的单位现场看看,对于我那是震撼的。一列列高铁客车静静地在段里等待这些孩子们给它们检查,维修,为保障列车的安全行驶,这些有学历、有担当的年轻人担起了这一重担。

孩子们给我上了一课:祖国七十年的巨变,看看铁路的巨龙吧。

机车的变化最大了,从最早的蒸汽机车、司机要不停地加煤,催列车前行,一身汗水、一身灰尘;内燃机车相对干净了许多、到现在的高铁、动车、特快列车提速。

预备期:1998年5月广深铁路每小时200公里,(1998年 6月韶山8型电力车京广实验达每小时240公里)。

过度阶段:1999年 秦沈线全长404公里(2003年开通每小时250公里,专用型高铁每小时359公里)

发展阶段:2004年1月,绘就了超过1、2万公里,“四纵四横”快速客运专线网时速达每小时160公里(广深)

2007年 4月18日,六次大提速,快速铁路6003公里,时速200——250.公里

高铁跨越:2008年2月26日铁道部和科技部共同研发出运营时速380公里的新一代高速列车

2008年8月1日,中国第一条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世界水平的时速350公里的京津城际线通车运营

2015年 11月25日11时李克强与中东欧16国领导人登上了从苏州上海的高铁列车

2018年3月5日,高速运营里程从9000公里发展到2万5千公里;高速里程从9、6万到13、6万占世界的三分之二。更有一带一路走出国

2001年11月21日,全国铁路实行联网售票

电车动车:1969年,每小时90公里;2006年,每小时380公里;2008 年。每小时350公里;1992年,“东风”II型高速内燃机车每小时170公里( 1974年时,“东风’每小时120公里)

铁轨的铺设是为了列车的行驶、无论是客场、货车安全行驶是首位。铁轨线路修建成人们心中的希望,海拔最高的冻土隧道4905米;海拔最高的铁路唐古拉车站5068米,铁路修到了天上西藏、飞跃了崇山峻岭、跨过了激流险滩、唤醒了高山湖泊,铁轨伸向远方、列车隆隆前行,载着时代的责任、人民的希望前行在祖国金色的田野上。

听到孩子们对自己的工作娓娓而谈,看到他们对铁路事业的热爱,见到他们喜人的成长,心中无限的欣慰。他们是祖国的希望和未来,铁路的基石,他们的话语和对铁路的认知和热爱更让我钦佩,祖国的铁路事业是离不开他们的。

我的父亲、我的姐姐、姐夫和她的孩子们、我和我的爱人,一辈辈、一代代,义无反顾地为的铁路结缘而奋斗和献身,这些铁路人的足迹,经历,见证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巨变,列车继续在铁轨上日夜唱着欢快的歌前行,祖国的大动脉依然跳动着时代的强音;这支不可替代的生力军是值得我们为之骄傲的。值得我的笔墨为之写上一支颂歌。

我爱这铁轨上行驶的列车、我爱这大地上飘动的精灵,我爱这伸向远方的铁轨,那是我的父亲行走在铁轨线路上远方的背影。我为自己是一名铁路人而骄傲、我为自己是铁路人的后代自豪、我为自己能在祖国的大动脉上做一颗小小的螺丝钉而无悔。

铁轨伸向远方,带着我的理想

铁轨伸向远方,寄托着父辈的希望

机车的号角已经吹响,列车就要启航,朋友们、让我们不忘初心,继续高歌向前。为我们的祖国、为我们的铁路事业,为我们美好的未来、为那条伸向远方的铁轨唱一支歌。

浏览次数:132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