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全国技术能手--马红杰

发布时间:2012-06-27 作者: 来源: 字号:

马红杰: 平凡岗位成就“工人先锋”

够普通的岗位——调试工人;够单调的工作——把电子线路板调试正常,从设备的单盘调试到整机测试。14个春秋就这样悄然而去。然而,人们说,十几年来,从他坚守的这个普通的操作台上流泻出的,不是单调的音符,而是一曲曲华美的乐章。 

他,就是北信公司电装车间的调试工人,一个只有中专文凭,首次参加通号集团第十三届技能大赛就取得“全国技术能手”称号的时代工人——马红杰。

“干活不能光用力气,还要动脑筋;干一行,就要爱一行,精一行。”这是马红杰经常勉励自己的一句话。1999年7月,马红杰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铁路信号公司当上了一名技术工人。半年的实习期里,他是电装车间来的最早走得的最晚的实习生,老师傅讲解实际操作时,他是听得最认真的一个,实习期间的笔记就有厚厚的一本。马红杰勤学苦练,不放过任何一个实际操作的机会,正是由于他的认真和勤奋的表现,他是实习生中第一个能够独立测试产品的学员,是唯一一名有资格留在调试班工作的实习生。

“当好技术工人,我一定要学好维修技术。”

2000年的3月份,马红杰刚刚参加工作不久,车间派他与公司的技术人员参加京九铁路线产品的技术改造任务。他们一行4人驻扎在京九线上聊城车站的电务段里。每天清晨六点钟就得起床,乘坐聊城站开往其他车站的通勤车,将备品电路盘逐站搬运到各个车站上,让电务段的工人换好备品,等到下午的通勤车往聊城站返回时,再将要改造的电路盘搬运到列车上,返回驻地。列车到站就是最长的也就3分钟,每每到达一个车站是,马红杰都是第一个冲下火车,大步跑到月台上,与接站人员碰头,将产品小心翼翼的放在小车上,然后大步跑上火车……返回聊城站已是晚上九点多钟,大家顾不上吃晚饭,就得连夜进行改造,以备第二天早上再坐通勤车去其他车站更换设备。在开始的改造过程中,经常出现一些坏的电路盘。由于自己参加工作时间短、经验少,有些故障还处理不了,只能看着技术人员维修。遇到这样情况的时候,马红杰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技术人员周围转来转去,双手在胸前不停地搓,“这不要急死人吗?我算什么技术工人,我一定要学会维修技术。”接下来,只要有故障的电路盘,他就会凑上去和技术人员一起维修,拿着他的记录本不停地记录故障现象、处理方法,不懂的地方就虚心向技术人员求教。通过努力,他渐渐学会了十八信息产品常见故障的修理。半年后,京九线改造完毕,在马红杰的工作笔记上记下了满满的维修记录,粗略算下来,经过他维修的十八信息电路盘就有1000多台。用他的话说:“其实工作中每当遇到难一点的故障, 就好像上学时做出一道难题一样,每解决一个故障,我们就积累一份经验,产品就多一份保障。”

“现代化生产说到底最需要团队协作。仅凭我一个人,就是一身铁又能打几个钉。” 

2012年的五月份,正是由于马红杰丰富的维修经验,公司指派他辅助一名技术人员,到沈阳铁路信号公司,进行2000A设备的防雷改造试验。由于关系到下一步的批量生产,马红杰深知此行的重要意义“虽然到现场进行试验的只有我一人,我一定要把最一线的维修数据带回家”,在沈信公司,他与技术人员将试验的每一项数据都反复核实,认真的记录,“报警电压24V”“不是23.9V吗?”负责记录的马红杰不单单只做记录,眼睛随时瞄着维修屏,不放维修过一条细微的数据变化,重新核实过数据后,他对配合的技术人员说道“别嫌我烦啊,我就是要抓住每一点变化,把它记录下来,回去才能让我们的调试团队少走弯路,换做是我们其他的调试人员,他们也会这样做的”正是由于马红杰在试验现场的一丝不苟,才能带领调试人员在接下来的设备防雷实验的小批量改造任务中,顺利完成任务。他也为此得到了车间领导的公开表扬,班前例会上,调度员传达会议精神的时候,他手摸着后脑勺,满脸通红,羞涩的笑着说,“我应该做的,现代化生产说到底最需要团队协作。仅凭我一个人,就是一身铁又能打几个钉。换做别人也会这样做的”

“我们赶上了高铁时代,我们是铁路工人,为了铁路事业就要做一些牺牲。”

2008年,我国全面建设高速铁路,北信公司作为高铁信号的重要供货单位,工作任务非常紧张。作为电装车间的一名调试人员,我们的生产任务更是非常繁重,为了保证产品的按期供货,电装车间为了将设备利用率达到最大化,调试人员实行倒班作业,就连周末都不休息。马红杰家住的远,上下班很不方便,白班的时候下班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他就步行四十分钟到公交车站,赶最后一班车回家,夜班更是如此,赶上他下夜班的时候,已经是早上5点多钟了,他就和衣趴在工作台上睡会儿,睡到有早班车的时间。寒来暑往,没有一点儿怨言。同事都劝他“你去和领导说说,你家远,调个正常班”可他却说“每个人有困难,这样的任务量大家都做出了自己的牺牲,我的这点儿事不算什么,克服克服就行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生产任务终于告一段落,调试人员终于可以轮休一天了。坐上了回家的长途车,马红杰的眼圈红了“都一个多月没看到孩子了,不知道她长高了没有” 汽车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刚一进院门,正看见一岁半的女儿小小的身影往屋里蹒跚走去。马红杰露出了久违的轻松笑脸,轻轻喊了声“宝贝,爸爸回来了”。只见女儿转过身,一头就扑进了奶奶怀里,哭着喊“不要爸爸,不要爸爸”孩子的哭声像刀子一样割在了他的心上,马红杰忍住了夺眶而出的泪水,对一旁的老母亲说“妈,您辛苦了!家里没事吧?”母亲经他这么一问,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下来,带着埋怨的语气说道“你看看她嘴里吧!”。这时马红杰才注意到,闺女满嘴里都是口疮。“怎么回事?去医院了没有?他着急的问道。看着马红杰着急的样子,妈妈也不忍心埋怨下去了,“没事别着急,看过了,已经见好了。你忙,我没敢告诉你,怕你分心!”和家人短短的相聚了一天,第二天一早,马红杰又乘早班车赶回了单位,投入到新的任务中。同事问起这事的时候,他也总是说“我们赶上了高铁时代,我们是铁路工人,为了铁路事业就要做一些牺牲。我这不算什么。”

平凡的岗位,成就了成千上万铁路人的梦,马红杰就是他们中间的一员,没有惊心动魄的英雄事迹,没有豪言壮语的华彩人生,有的只是平淡中的坚持,平凡中的淡定,这就是马红杰——用他的朴实无华,铸造着新时代的“工人先锋”。

 

浏览次数:213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